林业论文

林业补贴政策对浙江林农营林投入和收入影响分析

2022-01-10 09:47:15 xueshulunwen 0

关键词:论文发表,期刊论文,职称论文,林业论文发表


    摘要: 基于浙江省 3 县 368 户农户的调查数据, 采用双重差分模型 ( DID) 研究实施中央财政林业补贴政策对林农营林投入和收入的影响。 结果表明: 实施林业补贴政策可以显著增加农户的营林投入, 但对农户的营林增收没有显著带动作用, 这证明林业补贴能够有效刺激林农的营林积极性, 但增收效果仍有待观察。 因此, 选取林业补贴对象应注重 “ 普惠+特惠” 制、 林业补贴政策需长期稳定执行、 政府部门应加强林业补贴政策的宣传力度。关键词: 林业补贴; 双重差分模型; 营林投入; 营林收入; 浙江省

农业期刊

  中图分类号: F326. 20_ _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9709 (2019) 02-0157-07


    《云南林业》(双月刊)创刊于1958年,由云南省林业厅宣传中心主办。着重宣传林业方针政策,交流林业工作经验,反映国外、省外及本省林业动态,表彰林业先进,普及林业科学知识,推广林业技术,传播林业信息,反映林业职工的意见、要求,活跃林区职工文化生活,促进云南森林资源的保护和促进云南林业生产建设的发展。


  2009 年起, 中国实施包括森林抚育补贴、 造林补贴、 林木良种补贴、 森林保险保费补贴等多项政策在内的中央财政林业补贴政策 ( 下文简称 “ 林补政策” ), 从而激励林农营林积极性、 降低营林风险实现增收。 关于农业补贴政策的研究, 国外主要集中于农业补贴对经营主体的经营效率、 生产者福利和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影响[1-3] ; 国内主要有从宏观层面解释补贴政策的必要性和国内外比较研究[4-7] ; 也有对农业补贴政策实施效果和补贴对象选择的实证评价[8-13] 。 林业作为农业的二级学科, 农业补贴政策的相关研究对林业补贴政策研究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关于林业补贴政策, 国外学者实证研究了林业补贴政策对经营主体的影响[14] ; 由于国内的林业补贴政策实施时间较短、 林业补贴政策评价刚起步, 主要集中在对比国内外林业补贴政策[15] 、 林业补贴对农户营林行为和效益、风险态度和实施对象选择的影响[16-20] 等。 综上所述, 现有研究缺少基于大样本实证调查数据对中国南方集体林区林业补贴政策实施效果的系统定量评价, 也缺少从收入变化和投入变化这两个视角对林补政策实施效果的解读。 浙江省作为沿海经济发达省份, 2010 年以来山区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 那么, 中央财政补贴资金投入能否有效促进当地农户增加营林投入, 能否有效促进林农增收? 回答这些问题对于判断林补政策实施是否达到


  预期政策目标具有重要科学意义。 因此, 基于浙江省 3 县 368 户农户调查数据, 采用双重差分模型 (Difference-in-Difference Model, 简称 DID 模型) [21] , 从营林投入和收入变化视角出发, 讨论林补政策在浙江省的实施效果, 可以弥补现有研究的不足, 为林补政策的进一步实施和完善提供经验借鉴。


  1_ 数据与方法


  1. 1_ 研究对象概况


  浙江省是中国最早落实林业补贴政策的试点省份之一。 就 2016 年而言, 浙江省中央财政造林补贴下达资金 600 万元、 落实造林任务 2 666. 67 hm2 , 森林抚育补贴下达资金 8000 万元、 落实抚育任务2. 67 万 hm2 。 浙江省建德市、 开化县、 安吉县都为浙江省重点林区县 ( 市), 森林覆盖率均在 70%以上( 超过浙江省平均森林覆盖率) ; 且这 3 个县 ( 市) 从 2009 年开始就是浙江实施林补政策的重点县 ( 市), 地理位置与社会经济发展上存在一定差异, 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因此, 选取建德市、 开化县、安吉县这 3 个县 ( 市) 作为样本县 ( 市) 。


  1. 2_ 理论假说


  区别于农业补贴政策覆盖面广的特点, 林补政策的实施主要以项目为载体, 给予项目实施方相应补贴资金。 在林补政策体系中, 由于造林和抚育补贴政策与农户的营林活动直接相关, 所以研究主要关注造林补贴与抚育补贴政策的实施情况。 林农获得林补政策支持后, 可以放松其家庭营林的预算约束, 林农可以用补贴资金购买生产资料、 雇佣营林劳动力, 导致林农营林投入的增加。 然而, 没有获得林补政策支持的林农, 由于营林周期长且比较收益低的特点, 在家庭预算约束下就不会增加家庭的营林投入。另一方面, 营林产出是由生产要素投入决定的。 因此, 在产品价格稳定的情况下, 补贴户由于林补政策的实施所带来的营林投入增加, 又可以导致其营林收入的增加。


  林地是最基本的林业生产要素, 农户的经营效益与经营的林地规模大小密切相关[29] , 农户经营林地规模的扩大, 其生产单位产品成本会降低, 继而体现其规模经济[30-31] , 因此以 “ 农户家庭实际营林面积”表示农户林地营林规模[32] 。 在林业技术特征变量中, 林业新技术的推广和应用, 是将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重要活动过程。 在其他生产要素存在约束下, 可以拓展营林产出的技术前沿面, 从而提高林地的产量, 进而提高农户的林业收入[33] , 因此以 “ 农户是否接受过技术培训” 这个虚拟变量来表示[34] 。 在区域特征变量中, 不同地区之间存在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差异, 而且林补政策在实施管理模式上也存在地域差异, 因此引入地区虚拟变量表示案例点。


  1. 4_ 分析方法


  DID 模型被广泛用于政策评估研究中, 该方法要求数据来源是随机抽样不同时点的研究总体[35] , 并假设随机观测点是独立同分布的。 在具体使用中借鉴 “ 准自然实验” 的方法, 将样本分为两个组:其中一组是非政策作用的对象即 “ 对照组” ; 另一组是政策的作用对象即 “ 实验组” [17] 。 林补政策在 2009 年实施后, 由于该政策非全覆盖性, 导致补贴户与非补贴户之间存在差异, 形成了 “ 实验组” 和“ 对照组”, 因此在研究中可以采用该方法来评估林补政策的实施效果。 由此建立林补政策对农户林业生产投入和收入影响的 DID 模型⑴和模型⑵[36] 。


  2_ 结果与分析


  2. 1_ 补贴户与非补贴户在营林投入和产出上存在差异


  2009 年和 2016 年补贴户的户均营林投入 ( I) 分别是非补贴户的 1. 94 倍和 2. 4 倍 ( 表 3), 补贴户的户均林业投入大于非补贴户。 2009—2016 年补贴户的户均营林投入增长幅度 (37. 14%) 大于非补贴户 (11. 11%) 。 由以上情况可反映出, 林补政策带动了农户营林的积极性。


  在户均林业收入 ( F) 方面, 无论是 2009 年还是 2016 年, 补贴户的户均林业收入大于非补贴户。具体而言, 2009 年和 2016 年补贴户的户均营林收入分别是非补贴户的 1. 84 倍和 1. 55 倍。 2009—2016 -21. 85%, -7. 7%,年 补贴户的户均营林收入变化幅度为 非补贴户为 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林补


  农户。 模型⑵交互项的回归系数为-3153, 说明林补政策对农户家庭林业增收方面没有显著影响, 与研究假说 H2 不符。 原因可能是: 政策实施时间较短, 而林业生产周期较长, 农户所经营的山林正好处于生长周期, 无法对林木进行采伐, 从而导致农户在政策实施期间营林收入较少。 户主是否担任或担任过村干部在 1%的显著性水平上对农户林业增收有正相关影响。 农户是否接受过技术培训、 实际营林规模在 5%的显著性水平上对农户林业增收都有显著正向影响, 农户受过技术培训, 家庭实际营林规模越大, 农户林业增收也越多。 安吉 ( D2i ) 相对于开化实施林补政策林业增收更显著的原因主要是安吉以种植白茶等收益较高的经济林为主, 开化以种植杉木等生产周期较长、 收益较低的用材林为主。


  综上所述, 林补政策的实施对农户在林业总投入方面有着显著正相关影响, 但是对农户家庭林业增收方面并没有显著影响。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政策实施时间较短, 而林业生产周期较长, 农户所经营的山林正好处于生长周期, 无法对林木进行采伐, 从而导致农户在政策实施期间营林投入有显著的增加, 但是对营林收入却没有显著影响。


  3_ 结论与讨论


  3. 1_ 结论


  实施林业补贴可以有效促进农户营林生产积极性, 补贴户的投入明显增多, 同时也间接激励非补贴户的生产积极性。 但是, 林补政策实施是否可以带来农户增收仍需继续观察。 户主是否村干部、 家庭劳动力人数在一定程度上显著影响农户营林收入和投入的变化; 农户家庭的实际营林规模越大, 林业补贴政策所带来的营林投入和收入增加效果越好, 以规模户为主要实施对象的林补政策有一定的科学依据,且又可降低政策实施的交易成本, 但会使得小规模的普通农户享受不到林补项目带来的益处; 林业技术培训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营林收入和刺激农户对林业的生产经营性投入, 技术的推广和普及对于提升林农营林积极性非常有必要。


  3. 2_ 讨论


  针对实证结果, 从补贴对象等 3 个方面提出完善林业补贴的相关政策建议。 第一, 针对林业补贴对象应注重施行 “ 普惠+特惠” 制, 坚持以规模户作为林补政策的主要实施对象。 规模户作为补贴对象,可降低管理监督成本、 提升补贴资金的管理效率、 更容易实现规模经济。 但应注意补贴政策的公平性,建立帮扶小规模农户的专项补贴基金或鼓励普通户联合申报林业补贴政策项目, 使更多农户享受到中央林补政策的实惠。 第二, 林补政策需要稳定长期的执行。 营林周期长, 见效慢, 需要林补政策稳定长期的实施。 林补政策以项目为载体, 项目完成后林补政策扶持就终止, 因此享受林补政策的农户有一定的流动性, 这也导致林农的营林积极性难以长期保证。 因此亟需把林补政策如农业补贴政策一样持续稳定到户, 且根据营林成本的近年来不断上涨的趋势逐步提高补贴标准。 第三, 政府部门应加强林补政策的宣传力度。 地方相关部门对于林补政策应由单一的宣传途径向多渠道政策信息宣传转变, 提升农户认知度, 通过加强政策宣传来保证补贴政策实施的公平、 公开。 具体可通过发放宣传手册、 网络推送、 远程教育、 开会宣讲等多形式向农户宣传林补政策, 让农户获取林补政策的申请、 实施等有效信息。


  参考文献:


  [1] KARAMBA R W, WINTERS P C. Gender and agricultural productivity: implications of the Farm Input Subsidy Program in


  Malawi [J] . Agricultural Economics, 2015, 46 (3): 357-374.


  [2] Schmitz A, TROY G S, FREDERICK R. Agriculture subsidies in developed countries impact on global welfare [J] . Review of Agriculture Economics, 2006, 28 (3): 416-423.


  [3] VITALIS V. Agricultural subsidy reform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New Zealand experience [J] .


  Journal of Environment Science, 2007, 4 (1): 21-40.


  [4] 李长健, 黄岳文, 李昭畅. 新农村建设中农业补贴制度的反思与重构 [J] . 农业现代化研究. 2007, 28 (3): 322-326.


  [5] 冯海发. 农业补贴制度改革的思路和措施 [J] . 农业经济问题, 2015, 36 (3): 8-10.


  [6] 李登旺, 仇焕广, 吕亚荣, 等. 欧美农业补贴政策改革的新动态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J]. 中国软科学, 2015 (8): 12-21.


  [7] 孟昌,万方数赵旭.据中美农业补贴政策的若干比较与借鉴 [J] . 国际贸易问题, 2008 (2): 35-40.


  [8] 宋士菁. 评析美国的农业补贴政策及其对中国的借鉴 [J] . 世界经济研究, 2003 (2): 58-61.


  [9] 侯玲玲, 穆月英, 张春晖. 中国农业补贴政策及其实施效果分析 [J] . 中国农学通报, 2007, 10 (10): 289-294.


  [10] 郭云辉, 王红蕾. 粮食直接补贴对象的选择及其实证分析: 以安徽省粮食补贴的实地调查为例 [J] . 南京农业大学


  学报 ( 社会科学版), 2009, 9 (4): 35-39.


  [11] 吴连翠, 陆文聪. 基于农户模型的粮食补贴政策绩效模拟研究 [J] . 中国农业大学学报, 2011, 16 (5): 171-178.


  [12] 李江一. 农业补贴政策效应评估: 激励效应与财富效应 [J] . 中国农村经济, 2016 (12): 17-32.


  [13] 王欧, 杨进. 农业补贴对中国农户粮食生产的影响 [J] . 中国农村经济, 2014 (5): 20-28.


  [14] GAIN D, TSUNEMI W. Expert evaluation of subsidi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fragmented private forest in regards to national biodiversity goals: The case of Kochi Prefecture, Japan [J] . Sustainability, 2017, 9 (4): 626-627.


  [15] 吴柏海, 曾以禹. 林业补贴政策比较研究: 基于部分发达国家林业补贴政策工具的比较分析 [J] . 农业经济问题.


  2013, (7): 95-102.


  [16] 黄安胜, 林群. 基于政策实施理论依据视角的我国林业补贴政策分析 [J] . 世界林业研究, 2013, 26 (4): 1-5.


  [17] 冯峰, 杜加, 高牟. 基于土地流转市场的农业补贴政策研究 [J] . 农业经济问题, 2009, 30 (7): 22-25.


  [18] XIE Y, GONG P, HAN X, et al. The effect of collective forestland tenure reform in China: Does land parcelization reduce


  forest management intensity? [J] . Journal of Forest Economics, 2014, 20 (2): 126-140.


  [19] 沈月琴, 舒斌, 朱臻, 等. 林业补贴对山区农户风险态度影响的实证分析: 基于浙江省的调查数据 [J] . 农林经济


  管理学报, 2016, 15 (1): 31-38.


  [20] 杨燕, 翟印礼, 王闰平. 林业补贴政策需求及影响因素分分析: 基于林农的视角 [J] . 经济问题, 2017 (3): 70-73.


  [21] 徐晋涛, 陶然, 徐志刚. 退耕还林: 成本有效性、 结构调整效应与经济可持续性: 基于西部三省农户调查的实证


  分析 [J] . 经济学 ( 季刊), 2004 (4): 139-162.


  [22] 田杰, 姚顺波. 中国林业生产的技术效率测算与分析 [J] .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3, 23 (11): 66-72.


  [23] 舒斌, 沈月琴, 贺永波, 等. 林业补贴对浙江省农户林业投入影响的实证分析 [J] . 浙江农林大学学报, 2017, 34


  (3) : 534-542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业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选择,10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24小时服务电话:400-811-9516


本文章来源于知网、维普、万方、龙源、中国期刊网等检索数据库。本文献已经发表见刊,版权属于原作者和检索平台,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站站长。

首页
学术期刊
学术论文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