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牧论文

我国南方家庭牧场肉用山羊养殖模式研究应用进展

2021-08-14 10:06:40 xueshulunwen 2

关键词:论文发表,期刊论文,职称论文,畜牧论文发表


    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国各地积极引导培育农林牧渔等各类家庭农场发展,家庭牧场是家庭农场的主要类型之一,是基于家庭劳动力从事畜牧业现代化生产的主要经营方式。我国是肉羊养殖大国,肉羊的存、出栏量和羊肉产量居世界首位。我国南方地区养羊以山羊为主,山羊占羊总存栏量的 94%。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统计, 2019 年我国山羊存栏 1.37 亿只,其中南方地区占 44%。南方地区草山草坡和农作物秸秆资源丰富,山羊分布广,市场对山羊肉的需求大,发展肉用山羊产业潜力巨大。但是,我国肉羊养殖起步晚,南方家庭牧场肉用山羊养殖依旧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产业结构面临转型升级,养殖模式、技术有待提升,因此探索适合我国南方地区家庭牧场的肉用山羊养殖模式,对推动家庭牧场肉羊养殖高效、健康、稳定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1 家庭牧场肉羊养殖现状


  家庭牧场是养殖类的家庭农场,是指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以畜牧业经营为主要收入来源,利用家庭承包土地或流转土地,从事畜牧业生产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家庭牧场坚持了我国农牧户家庭经营的基础性地位,是发展现代畜牧业的主要经营方式和引领适度规模经营的重要力量。近年来,家庭牧场的数量稳步增长,发展质量日益提升,有助于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问题,已成为贫困户脱贫致富、农民持续增收的有效途径[1]。为了支持和促进家庭农场高质量发展,国家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文件,2008 年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中首次提出了家庭农场,2019 年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等 11 个部门和单位联合印发《关于实施家庭农场培育计划的指导意见》(中农发〔2019〕16 号),对加快培育发展家庭农场作出总体部署,鼓励培育一大批规模适度、生产集约、管理先进、效益明显的家庭农场,发挥家庭农场的示范和带动作用。


  1.1 国外家庭牧场肉羊养殖现状国外家庭牧场发展起步早,从实践经验来看,美国、欧洲、日本、澳大利亚等农业发达国家,都是以家庭牧场为主要经营方式,家庭牧场肉羊养殖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程度高,肉羊生产成本低、生产效率高,市场竞争力强。美国肉羊养殖以大中型家庭牧场为主,其土地经营面积和规模大,具有专业性和区域性的特点,设有畜牧业专业养殖区;法国主要是发展中型家庭牧场,牧场专业化水平高;日本则以小型家庭牧场为主,注重羊肉品牌的建立和产品深加工;澳大利亚家庭牧场发展方式与肉羊年出栏量有关,年出栏量在 500 只以上的大型牧场从事专业化的肉羊养殖,而年出栏量在 200~500 只的小型肉羊养殖牧场发展种养结合的适度规模经营,此类家庭牧场数量逐年增加,提供的肉羊数量和羊肉产量占比不断增加[2-3]。国外家庭牧场肉羊养殖在品种选育、优良品种推广、经营管理和构建专业服务体系等方面较为成熟,其发展措施和经验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


  1.2 我国家庭牧场肉羊养殖现状我国养羊历史悠久,肉羊养殖分布广泛,主要分布在中原农区、中东部农牧交错区、西北草原区和西南山地区四大区域,长期以来肉羊养殖的主体是分散饲养的农牧户,养殖呈现生产规模小、经营分散、养殖技术落后、产业化程度低等特点[4]。近 20 年来,我国肉羊业发展迅速,羊肉产量逐渐增加,饲养规模逐年扩大,经营管理模式也越来越多样化,虽然我国肉羊养殖已初具规模,但家庭肉羊养殖模式仍然占主要地位。2018 年肉羊年出栏 1~29 只、30 只以上、100 只以上的养殖场(户)分别占养殖总场(户)的 85.84%、11.06%、2.85%,肉羊养殖规模有待提升。现阶段我国肉羊养殖存在产业链短,屠宰、产品深加工和运输产业化程度低,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近年来全国各地顺应新形势发展需要,从调动农牧户养殖积极性和脱贫攻坚的实际出发,通过积极探索和发展家庭牧场肉羊养殖模式,取得了初步成效。我国南方地区草山草坡面积大,饲草饲料资源丰富,主要发展全舍饲、半舍饲半放牧肉用山羊养殖,便于对群体进行精细化管理。南方家庭牧场肉用山羊养殖综合考虑养殖成本和环境承载率,多以适度规模为主,近年来,肉羊养殖也从注重数量向注重质量转变,部分家庭牧场还与专业合作社、大型企业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家庭牧场的示范和带动作用逐步显现。


  2 南方家庭牧场肉羊养殖模式


  我国南方地区多为农区,少数地区为半农半牧区,发展家庭牧场肉羊养殖较适宜的模式是舍饲和半放牧半舍饲。为充分利用南方资源优势,许多地区结合实际,积极探索出适合当地家庭牧场肉羊养殖的模式,生产效益明显提升,值得进一步示范和推广。


  2.1 标准化“1235”养羊模式 “1235”养羊模式是以农户家庭为单位的适度规模肉羊养殖模式,是指 1 个养殖户建设 1 栋标准羊舍,饲养 20 只能繁母羊,种植 0.2 hm(3 2 亩)优质牧草,年出栏商品肉羊 50 只以上,年收入达万元以上。“1235”养羊模式最早在湖北省十堰市房县推广应用,通过建设单列式高床羊舍,饲养马头山羊,采取舍饲或半舍饲半放牧的方式,种植优质牧草,合理配置精料,利用农作物秸秆等,实施科学化、精细化管理,肉羊生产效益明显提升,成为农户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5-6]。“1235”养羊模式采用种养结合的方式,饲养规模适度,充分利用了家庭劳动力,饲养管理方便,实现了资源、资金、劳动力的合理配置,适合在南方发展肉用山羊的家庭牧场中推广和应用。


  2.2 “1232”肉羊养殖模式 “1232”肉羊养殖模式是指 1 家农户、0.13 hm(2 2 亩)草地、0.2 hm(3 2 亩)农田、20 只能繁母羊,草、粮、羊有机结合的羊产业发展模式。该模式在四川省旺苍县示范和推广,通过结合山区地形特点和资源优势,选择简州大耳羊和天府肉羊等品种进行饲养,建设标准化羊舍,均衡饲草料供给,抓好疫病防控,加强饲养管理,实现了养羊效益最大化。此外,通过建立产业技术服务中心,充分发挥高校、科研院所的技术和人才优势,为养殖户提供技术指导和技能培训,进一步提高养殖规范化管理水平。


  2.3 “1345”肉羊养殖模式 “1345”肉羊养殖模式是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在肉羊养殖过程中,为避免草山过度放牧退化,有效利用山区饲草饲料资源,加快山羊产业发展而探索出的养殖模式。“1345”模式中的“1”指一户示范户建设 1 栋 100 m2 的标准化羊舍;“3”指饲养 30 只能繁母羊,种植 0.2 hm2 (3 亩)优质牧草,制作全株玉米青贮 8 t;“4”指年出栏商品肉羊 40 只;“5”指户均年收入 5 万元以上[7]。该模式在养殖示范户的带动下,养殖肉羊的农户数逐步增加,通过发展适度规模化全舍饲养殖,生产效率和管理水平大幅提升,增加了养殖户收入,有效促进了当地黄山羊产业的快速发展。


  3 我国南方家庭牧场肉羊养殖存在的问题


  我国南方家庭牧场肉羊养殖业仍处于起步发展阶段,还面临不少问题。一是肉羊养殖规模小而散,产业链短,饲养管理粗放,加之许多地方肉用山羊品种生长速度慢、繁殖率低,出栏时间长,饲养成本高,羊肉品质差,羊肉市场供给偏紧,难以满足消费者需求。二是土地流转难,经营规模受限,发展质量不高,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肉羊养殖的规模化发展。三是养殖户的综合技术水平较低,专业技术人员紧缺,大部分家庭牧场的劳动力以中、老年人为主,缺乏系统专业技术知识,专业水平普遍较低,新技术新方式的推广普及难度大。四是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有待提升,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养殖户在养殖过程中承担的风险较大,缺乏资金、技术的支持,产业集聚程度不足,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弱,养殖意愿不强。


  4 我国南方家庭牧场肉羊养殖发展趋势及建议


  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我国肉羊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与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贸易形势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肉羊产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近 10 年来,我国羊肉自给率不断下降,而羊肉的市场需求不断增强[10]。丁丽娜[11]分析指出,我国羊肉供给趋紧的态势将在较长时间内持续,羊肉进出口逆差不断扩大,国内羊肉市场面临的问题依然是发展肉羊生产、保障羊肉供给。家庭牧场是发展现代肉羊产业的主要经营方式,南方地区山羊肉的消费市场潜力巨大,加快培育和发展好南方家庭牧场肉用山羊养殖,有助于构建完整的肉用山羊内需体系。同时,要把生产、服务、加工、销售、流通有机结合起来,优化家庭牧场肉羊养殖中物资、资金、技术、人才的配置,推动家庭牧场肉羊产业朝着适度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方向发展,以商品羊生产为目的,发挥家庭牧场的盈利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积极融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互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为促进南方家庭牧场肉用山羊养殖的高质量发展,一是要强化科技支撑,以品种(系)培育为主线,大力推广新品种,提高良种覆盖率;挖掘利用好南方地区地方优良品种,选育提高母本群体,提高杂交改良效果和杂交商品生产效率;养殖场内按不同生理和生长阶段推行小群体精细化管理,提高羔羊成活率、降低病死率。二是结合当地和家庭牧场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肉羊养殖模式,通过与种植业有机结合,加强饲草饲料资源开发和利用,不断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粗饲料稳定供给能力和资源循环利用效能。三是加大养殖技能培训力度,将家庭牧场管理者纳入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范围,组织农业科研人员、农技推广人员开展技术培训指导,为家庭牧场提供先进适用技术,同时鼓励乡村本土能人、农业类毕业生和科技人员创办家庭牧场,实现家庭牧场可持续发展。四是鼓励和支持家庭牧场适当延伸产业链,发展产地初加工和精深加工,加强镇、村肉羊品牌建设,提升产品附加值,拓宽销售渠道,增强市场竞争力。五是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构建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为家庭牧场提供生产技术、疫病防控、设施设备、购销信息等社会化服务。六是加大对家庭牧场的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完善土地流转制度,赋予家庭牧场长期稳定的土地使用权,优化养殖类政策性保险,扩大养殖保险范围,创新质押担保方式,提高资金保障水平,为家庭牧场的发展提供保障。


  参考文献


  [1] 王发明,阳湘晖.对促进家庭农场发展的探析[J].时代农机,2015 (3):148-150.


  [2] 吴夏梦,何忠伟,刘芳,等.国外家庭农场经营管理模式研究与借鉴[J].世界农业,2014(9):128-133.


  [3] 游锡火.澳大利亚肉羊产业发展经验及对我国的启示[J].中国畜牧杂志,2019,55(8):170-173.


  作者:倪晓君 1 ,张玉梅 1,2 ,邵庆勇 1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业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选择,10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24小时服务电话:400-811-9516


本文章来源于知网、维普、万方、龙源、中国期刊网等检索数据库。本文献已经发表见刊,版权属于原作者和检索平台,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站站长。

首页
学术期刊
学术论文
投稿咨询